JMa 贴纸:前世今生

2013年底,一个如往常一样寒冷的冬日,我在波士顿最繁华的购物中心里游荡着。漫无目的地走了进了一个书店,我看到一本装饰华丽的硬皮书:OBEY: Supply & Demand – The Art of Shepard Fairey。 我因为奥巴马竞选时著名的“Hope”海报有听说过”Shepard Fairey”这个名字,所以就毫不犹豫地买下了那本沉沉的书,想了解一下Fairey到底是个怎样的人。

读了书,我发现原来Shepard Fairey是一个罗德岛设计学院RISD的校友。 在他还是个学生的时候,他和他的几个朋友们随手设计和印刷了好多“Andre the Giant Has a Posse” 贴纸,并且后来成为美国那个时期极富盛名的一个亚文化现象。

6823051035_d42379542c_o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Image source

Fairey以摔跤选手Andre the Giant的脸为主要元素设计了这个贴纸。最开始他们把贴纸贴满了普罗维登斯(Providence, RI,罗德岛设计学院所在的城市)的大街小巷。因为这个贴纸简洁和极富特色的设计,它迅速地在街头艺术家圈子里火了起来,并散播到北美的各大城市。在这个设计风靡全美之时,Fairey以贴纸为原本,开创了他自己的服装品牌:OBEY,一个日后成长为和Vans,Stussy,和Converse齐名的街头品牌。

在我读了他的故事后,我的第一反应是“我的妈这哥们好酷”,然后就是“我要是能进RISD就好了”。除此之外,其他的并没有多想。很快,这个故事随着那本书很快地被遗忘在我的书柜上,静静地积攒着灰尘。

然而这个故事还是顽固地留存在了我脑子里,并没有完全消失。就在2016年的春天,我正在用版画的技巧刻印我的自画像。“诶,我这个设计有点Fairey的贴纸的味道啊!” 我突然意识到。“那我也要把我的自画像设计成贴纸!” 就这样,我就立即取出电脑,在Photoshop里打开了我自画像的文件,然后开始了各种尝试。

IMG_0465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新檔案 7_1
PS过的自画像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“马家驹印”

为了强调刻印的效果,我把我的自画像p成了如上图黑白两色的样子。但是光黑和白还是不行,我需要一个抓人眼球的红色设计。我自然而然想到了传统的印章。于是我从柜子里翻出了我练习书法时的印章,扫描了一下,加到了我的设计之中。

Portrait_Final

在Photoshop里做完最终设计后,我找到了一个专门做个性化贴纸的网站。操作过程很简单:选择样式和尺寸,上传照片,选择数量,交钱,完成。最开始我只是想要印一两张给我自己玩,然而那个网站要求的最低印刷数量是70,所以我只好一下就印了70张。这么多贴纸都留给自己显然是太浪费了,于是我就开始见人就给,四处散播。有些人呢看见了就说我有病然后残酷地拒绝了,不过更好的人类们都愉快地接受了我的贴纸。

FullSizeRender IMG_8496 IMG_8129

毕业典礼之后,我经受了十三个小时的飞机的折磨,又和时差做了几天斗争。作息刚刚恢复正常,Mino就邀请我去北京的798艺术区去看一个摄影展。去的出租车上,一个灵感闪现在我脑海:我应该把我的贴纸贴遍798!这个废旧工厂区已经满是涂鸦和别人设计的贴纸了,我的贴上去不会显得突兀,也不会被认为是小广告而被立刻清除掉!啊哈哈哈哈哈机智如我。

IMG_9699 IMG_9695IMG_9698

在园区里走了一下午,我一共贴了大概20多张。其实我想贴的不止这么多,但是之前印的70张都已经被我用完了。在我随处贴这些贴纸的时候我有一种贴小广告的感觉。可是这又有什么所谓呢。艺术征服一切。

IMG_9690 IMG_9678IMG_9673

如果你在798艺术区游玩时发现了一张我的贴纸,请和它合张影然后发给我。我请你吃饭!

Peace.

@中国, 北京
2016年6月19日

One thought on “JMa 贴纸:前世今生

发表评论